雄安在線-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 登錄 | 注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社會萬象 正文

《西遊記》别解,哪一件事讓唐僧痛哭,豬八戒崩潰?

2018-09-10 來源:鳳凰網 作者: 白馬晉一 我要評論 閱讀量:

文章摘要:《西遊記》無疑是中國古代神魔小說的巅峰之作,它用批判性的文字,給我們展示了一副恢弘又深刻的神魔亂舞的畫卷。更令人歎為觀止的,還有作者反常規的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譬如原著五十三回唐僧師徒懷孕,便可堪稱精彩的一例。

 《西遊記》别解,哪一件事讓唐僧痛哭,豬八戒崩潰?

唐僧師徒
文:白馬晉一
 
【一】
 
《西遊記》無疑是中國古代神魔小說的巅峰之作,它用批判性的文字,給我們展示了一副恢弘又深刻的神魔亂舞的畫卷。更令人歎為觀止的,還有作者反常規的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譬如原著五十三回唐僧師徒懷孕,便可堪稱精彩的一例。
 
當時取經人途經女兒國外圍,唐僧和八戒二人因口渴的緣故,誤食了子母河的水。這河水可不能随便喝的,但經口腹,即會在裡頭結成胎兒,不日便要待産。這頗有點生物學上“無性生殖”的意思。
 
子母河畔老婦人家告知原委,可把唐僧吓壞了。一是因為驚懼,二是因為疼痛難忍,這位唐朝來的白面和尚面如死灰,也顧不上高僧的面子,雙膝一軟,便給婦人跪下,詢問何解。
 
老婦人起初還在笑,但看見唐僧很認真地哭,也就收住了笑容。并指明了一個方向,“這正南街上有一座解陽山,山中有一個破兒洞,洞裡有一眼落胎泉。須得那井裡水吃一口,方才解了胎氣”。
 
不用說,這個打雜的活,又交給悟空幹了。
 
 
【二】
 
悟空取水之行并不太順利。
 
原來,這解陽山上占着一位如意真仙,偏偏就不放行。悟空也擔心水灑一地,保險起見,便又回程喊來沙師弟幫忙。
 
那屋裡面,卻是哀嚎一片,“三藏忍痛呻吟,豬八戒哼聲不絕”。
 
兩個男人在地上打滾,這個場景其實蠻滑稽的。調皮的悟空終究忍不住笑,取樂了豬師弟一番,呆子,索性就生了吧。
 
八戒扭腰撒胯哼着作出回應,“爺爺呀!要生孩子,我們卻是男身!那裡開得産門?如何脫得出來。”
 
行者捏了一下豬耳朵,笑道,“古人雲,瓜熟自落,若到那個時節,一定從脅下裂個窟窿,鑽出來也。”
 
瓜熟自落,大抵指得就是順産。但男兒身終究沒有産門,怎麼辦?悟空出了個馊主意,要不在脅下裂個窟窿,剖出來。其實,這就有點現代剖腹産的意思了。
 
八戒堅持不剖,又見悟空還有心思取樂,人生忽然絕望了,戰兢兢忍不得疼痛道:“罷了罷了,死了死了!”
 
能讓八戒這位曾浸淫天庭多年的将軍(天蓬元帥)隻喊救命,可見待産的疼痛指數。無怪乎今時有人感慨,世間最大的痛感,莫過于生産。
 
唐僧更疼得受不了,抖索地拉過悟空的手,含淚道,“你兩個沒病的都去了,丢下我兩個有病的,教誰伏侍?”
 
聖僧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
 
悟空嘟了嘟嘴,看了眼一旁的老婦人。老婦人忙堆着笑,這裡有老身,這裡有老身。
 
 
【三】
 
不禁要感歎吳承恩先生老辣、诙諧而又富含人文情懷的筆端。
 
老先生營造一個男性待産的滑稽場面,字裡行間,卻無時無刻不透着對古時勞動婦女的同情。
 
大抵在古時,囿于醫療條件的限制,孕産對于婦女而言,相當于橫亘在人生道路上的一個鬼門關。因此也就有了“兒奔生,娘奔死”、“母子見面,猶如閻王殿前走了一遭”的說法,感歎生産的不易。
 
而在一些古裝劇裡,但凡生産出現了狀況,接生婆就會拉過家眷發問:“是保大還是保小”可見生命在斷點處抉擇的殘酷。
 
當然,為了生命的傳承,幾乎每一位婦女都會義無反顧地走向它,邁過它。而女性為了人類文明傳承抑或家族香火延續所承受的痛苦,老先生無疑要讓男性也親身感受一下。
 
但唐僧、八戒們醜态百出的表現,卻讓女性們贻笑大方了。
 
這些男人,根本無法承受生命延續之重。女性讀者們每每讀到此處,笑出了眼淚。不經意抹去眼角的淚,忽然又心中一顫,油然浮起一種莫名而崇高的感傷。
 
 
【四】
 
悟空終究順利地拿到了泉水。
 
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齊天大聖,對自己武功相當自負的,如意真仙又怎是對手?
 
悟空的腳步聲傳來,唐僧、八戒連滾帶爬地舀過一勺,又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直往肚子裡慣。要不是一旁的老婦善意地提醒,莫再喝了,再喝恐将腸子都化啦。師徒二人恐怕要将一桶水全然喝盡。
 
且看原著描寫。
 
“那婆婆即取兩個淨桶來,教他兩個方便。須臾間,各行了幾遍,才覺住了疼痛,漸漸的銷了腫脹,化了那血團肉塊。那婆婆家又煎些白米粥與他補虛。”
 
八戒嘔了一身的髒,便囔囔地要洗澡。
 
一向不太說話的沙僧,好心上前道:“哥哥,洗不得澡,坐月子的人弄了水漿緻病。”
 
八戒瞥了師弟一眼,沒好氣道,哥左右隻是個小産,不講究,不講究。嗆得沙僧黑得一臉。
 
這裡描寫,無疑又是老先生所睹生活經曆的一種移植了。也可窺見當時民間的習俗,孕産之後的婦女,喝粥補虛是妥當的,但并不建議洗浴。這種風俗,似乎今時有些地方也有流傳。
 
 
【五】
 
子母河的故事,就此告一個段落了。
 
但臨了,擅寫世間不平事的吳老先生,卻不忘留下一個暗黑的尾巴。
 
且看。“那婆婆謝了行者,将餘剩之水,裝于瓦罐之中,埋在後邊地下,對衆老小道,這罐水,彀我的棺材本也!”
 
由此可見,這落胎泉水可以換錢。
 
大抵設想場景,往來女國的商賈(古時商賈多為男性),并不太知曉子母河的底細,往往重複了唐僧師徒的動作,懷孕了,難産了,死去活來了。老婦便笑盈盈地端出水,要不,流了吧,不痛。卻攤開另一隻手,分明要錢了。
 
也對,能要錢的時候,沒人會想着要命。本文轉載:鳳凰網

Tags: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