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在線-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 登錄 | 注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教育資訊 正文

湖畔大學,一個極具争議的教育機構

2018-09-17 來源:思想火炬 作者: 同道相成 我要評論 閱讀量:

文章摘要:湖畔大學,一個極具争議的教育機構

 号稱世界第一的湖畔大學

 
    湖畔大學,号稱由馬雲、柳傳志、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等九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等共同發起創辦。
雄安新聞,湖畔大學
    但從其運營來看,教務長是阿裡巴巴的曾鳴,基地設在杭州,馬雲為校長,毫無疑問,這是以馬雲為核心的一個新組織。
 
    湖畔大學從2015年開始第一期招生,第一屆主要方向是互聯網方向的創業精英,錄取36人,以80、70後居多,其中既有王利芬這樣的業界名人,也有汪小菲這樣的明星型富二代。
 
    2016年第二屆的招生擴大到傳統行業,錄取39人,學生年齡也達到了37.3歲的“高齡”,裡面既有像杭州外婆家吳國平、西貝賈國龍這樣的餐飲界大腕,也有58同城姚勁波這樣的互聯網創業成功人士,有顧家家居顧江生、科大訊飛胡郁這樣的各自業内的領軍人物,有霍英東的孫子霍啟文這樣的富三代,其中更是有8家上市公司,12家年營收5億以上的企業;
 
    2017年的招生範圍進一步擴大,設計醫藥醫療、保險金融、投資、食品、日化、家居、通訊、教育、互聯網、新能源、智能制造、新科技等12個社會重要領域的企業,幾乎囊括了國家經濟的方方面面。
 
    第三屆符合初審的報名人1080人,湖畔大學重點走訪了300多家,最後錄取了44人,錄取率4.07%,而世界競争最激烈的斯坦福大學錄取率為4.4%,因此湖畔大學教務長曾鳴稱湖畔大學是世界第一。
湖畔大學規劃占地面積的新校區位于杭州市餘杭區倉前鎮,預計2020年投入使用。屆時招生規模有望進一步擴大,除了CEO班,逐步開設CTO班、CPO班、CFO班,甚至研究“企業二代”如何接班。
 
湖畔大學的野心
 
    在挑選學員方面,除了設置了“三年創業經驗、三十名以上員工、納稅三年,并擁有三千萬營業額”的基本門檻,湖畔要求報名者必須有三位保薦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薦人。
 
    保薦人是什麼鬼呢?應該嫁接自中國傳統曲藝圈的收徒制度,相聲行業如果一個人想拜師學藝,需要引師、保師,引師如同介紹人,師徒之間他需如實介紹有關情況,師徒雙方都滿意才行;保師就是起到個保證作用,既保證師父耐心傳藝,又保證徒弟認真學習,為“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夯實基礎;
保薦人制度,說白了,就是混圈子,要進入這個圈子就必須有合格的保薦人,要保證這種關系的牢固性。因此湖畔大學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傳道解惑的學校,而是一個圈子,是一個牛叉商人的圈子;
 
湖畔大學保薦人名單
 
    按照馬雲的設想,未來的中國500強企業中,應該至少有200強出自湖畔大學,這是一個極具野心的規劃,意味着湖畔大學要成為未來中國經濟頂級精英的“教父”;
 
    2017年湖畔大學第三期開學典禮中,馬雲更是提出了“為市場立心,為商人立命,為改革開放繼絕學,為新經濟開太平”的宣言,這意味着馬雲不僅僅要當中國經濟的教父,還要當聖人,要萬世師表。
 
    不僅有湖畔大學,馬雲旗下的雲谷學校還在進行經濟精英下一代的培養,從父到子,一攬子教育計劃,徹底改變未來中國經濟人的大腦。
 
這是一個偉大的計劃,也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号。
 
東林書院,帝國危機之源
 
    東林書院創建于北宋政和元年即公元1111年,位于今江蘇無錫市,是當時為北宋理學家程颢、程頤嫡傳高弟、知名學者楊時長期講學的地方。後廢。
 
    明朝萬曆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604年,由東林學者顧憲成等人重新修複并在此聚衆講學,他們倡導"讀書、講學、愛國"的精神,引起全國學者普遍響應,一時聲名大著。
 
    顧憲成撰寫的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在心"更是家喻戶曉。有"天下言書院者,首東林"之贊譽。東林書院成為江南地區人文荟萃之區和議論國事的主要輿論中心。
 
    正是這個标榜“讀書、講學、愛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東林書院,在組織講學的基礎上,發展成為“東林黨”,也正是東林黨,敲響了明帝國亡國的喪鐘。
 
    東林黨實際上成為當時地主、商人、官僚的代言人,他們鼓動商人不納稅,以“藏富于民”的名義讓中央财政空虛,而官商階層占有巨額的社會财富,最後的結果是崇祯皇帝打仗沒有錢,眼睜睜看着滿人入關,亡國;
 
    官僚商人與女真人做買賣,其中鐵器火藥交易又是重要的交易對象,這直接導緻了女真人軍力的崛起;
 
    東林黨顯著的特征是:以講學的名義聚集勢力,最後這個學院不僅在朝廷裡有大批的東林黨高官,還在江南地主、商人階層有廣泛的支持,最後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為明帝國的一個巨大毒瘤。
 
    這個毒瘤已經形成一個生态,他們在言論上以清流自居,掌握了話語權,在政治執行層面上有官僚系統的支撐,在基層有經濟領域商人地主的支持,真正是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言有言而呼風喚雨。
 
湖畔大學,一個危險的政治信号
 
    毫無疑問,湖畔大學現在也是一個講學的地方,建立這個大學的精英們都是掌握着巨大社會财富和社會權力資源的中國經濟領域的牛人,這些牛人背後更有着複雜的利益權力交織。
 
    如果說以前的資本巨頭還是以各自利益為戰的話,湖畔大學的産生,則标志着一個危險的政治信号——資本巨頭們有着合流的趨勢。這是他們對中國正在發生的變局的新應對,也是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于被操控的命運而要想“獨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組織。
 
    不管這個組織的口号有多誘人,目标有多偉大,但其中的風險已經不言自明。這些社會商界精英的抱團後面有着什麼樣的演變,已經變得可以預見:商、官合流,形成新的生态,這個新生态系統的後面,必然有着更大利益訴求。
 
這個利益訴求是什麼呢?
 
黃埔軍校之後的北伐
 
    黃埔軍校的建立注定與以後的北伐戰争相聯系,孫中山從最初開始籌辦軍校起,就是為以後掃除列強除軍閥的北伐戰争作準備的,因此它的建立對以後的北伐戰争産生重大的影響。
 
    北伐戰争中北伐軍将士犧牲了大約7.5萬人,其中黃埔軍校的學生犧牲大約3萬人。
 
    黃埔軍校培養出來的學生人才荟萃,不勝枚舉。如共産黨内周恩來、陳毅、林彪、陳赓、羅瑞卿、葉劍英、項英等都出自于黃埔軍校。
 
    黃埔軍校的第一任校長是蔣介石,如果沒有黃埔軍校的底子,這個來自浙江溪口的小個子,絕對不會有後來的政治成就。
 
    馬雲2017年湖畔大學第三期開學講話:湖畔大學前十年,我們希望所有進入這個學校的人,你們就像黃埔一期二期一樣,認認真真、腳踏實地,到這裡跟我們一起建立這麼一個學校,這個學校已經不是一個民營企業學校,這個學校更不會小到說我們跟國有企業去競争。——更大的訴求是什麼?似乎已經不言自明。
 
來源公衆号:思想火炬

Tags: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